北京医学博士在康巴

时间:2018-11-09   来源:网络  关注:  作者:秩名
字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魏文强(左)和医院领导在办公现场研究工作。吕春梅摄

                                                     看望得到救治的病儿。

已经N次踏上青藏高原了,可沿文成公主入藏的唐蕃古道作一次神游的期冀,却一直未能圆梦。2012年秋风四起时,因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医学博士魏文强作为中组部首批援青干部,在唐古拉山下的青海省杂多县当了两年多副县长,藉对他的慰问、采访,我们从北京飞往玉树,溯澜沧江源头杂曲而上,终于抵达当年文成公主入藏的古驿道唐古拉腹地。
   一位在长安城学成的学子,从北京城出发,到唐蕃古道上的杂多县挂职副县长、县委常委。后来,他走到哪里,便成为当地的“香饽饽”,一人身兼五职,除在杂多县担任领导职务外,还身兼玉树州卫生局副局长、人民医院院长、青海肿瘤医院副院长,为康巴兄弟姐妹们做事,看病。在震后的玉树大地,提起魏文强,藏族同胞会伸出大拇指深情地说:北京来的医学博士,我们的康巴兄弟!

俯身雪域,读好康巴“博士后”

玉树地震刚刚过去两个多月。

魏文强伫立于结古镇半山坡上的板房前,望着灾后的玉树,黄昏将至,夜幔渐次落下,将千年结古镇黑潮般地吞没了。他的心情怎么也灿烂不起来。万顶帐,千盏灯,星星点点,一片尘土飞扬。魏文强找不到那种诗意的浪漫。然而,放眼看到雪风猎猎中的一面面党旗、国旗,他突然有一种“我们来了”的冲动与激情,玉树地震过后,鉴于青海藏区的建设和稳定,中央组织部决定派首批内地干部去援青海。于是中央国家机关和北京市等多个省市皆对口支援了。

当时,中国医学科学院有多人报名,陕西娃魏文强被选中了。

那天黄昏,暮霭沉沉,可是魏博士想早一点到杂多县,到唐古拉山下,将自己的一腔热血和知识奉献给康巴群众。被确定为中组部首批援青团团员后,出京城前,或刚入西宁,他一直在参加学习和培训,学的多是党的治藏区的大略、民族政策和玉树的社情风俗。那时站在汉地,仰望唐古拉,他觉得生命之翼被鼓荡起来了,欲在唐岭之上展翅翱翔。今天上午刚飞到玉树,地委组织部立即组织见面,各县前来接人。杂多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刘伟亲自驾车而来,接他和从北京房山区来的金树森副县长。初来乍到,同行的援友身体不适,需要在玉树多呆一天,也算给他们一次阶梯式的适应吧,更让魏文强能站在高高的山岗上,鸟瞰和思考玉树今后建设。大灾过后,这里更需要各族兄弟用知识和爱心,慈航艽野,去温暖每一位历经劫难的苍生。

第二天早晨,太阳照常升起。静静地掠过灾后的结古镇,拂照着劫后余生的康巴儿女。魏文强与金树森一起跨上杂多县刘伟部长的车,朝巴塘草原迤逦而去。车中,刘伟部长当仁不让地当起历史风情和民俗“向导”,为魏文强和金树森开讲入玉树与杂多的第一课。刘伟年过不惑,生于中原大地,18岁高中毕业,便来玉树工作。二十多载高原上的风雪阳光,不仅将他雕琢成一个“康巴汉子”,辗转玉树大地的工作经历,也使他成了一位真正的“康巴通”。

魏文强说,刘伟部长是他进入杂多的第一位良师益友。

车过雪线,便开始进入生命禁区,尽管魏文强做了各种准备,可是高原反应仍渐次浮现出来,头痛欲裂,胸闷,呼吸短促,气喘吁吁。然而,溯澜沧江源头而上,那沿江的绝地风景,暂时分散了他身上的注意力。离县城还有十多公里了,迎客门下,停着一排排车子,穿着康巴盛装的藏族兄弟姐妹站成一排,迎接从北京远道而来的医学博士。

魏县,刘伟已经改了称号,对魏文强说,县委张晓军书记带着四大班子来到迎客门下,为你们两位领导接风。三杯不过岗,三碗不入门,无论多大的反应,多难受,这下马酒也得喝下去啊!

好!魏文强硬撑道,纵是当场喝趴下了,也要喝下康巴兄弟姐妹的迎客酒啊!

魏文强和金树森跨出车门,杂多县委书记张晓军捧着哈达走过来,鞠躬挂在他们的脖子上了,说,欢迎欢迎,随后,一位美丽的康巴姑娘端着切马,油青稞粉和粒,张晓军教魏文强迎风一撒,随后大银碗里的青稞酒敬上了,敬天敬地敬端酒的姑娘,然后三杯一饮而下。

好样的!张晓军书记点了点头,觉得这两位从北京来的京官够意思,没有一点儿架子,能够与这块土地融为一体。

重又上车,驶上一座高高的山冈,魏文强朝窗外俯瞰时,杂多县已经奔入眼底,背靠雪山巍巍,中间是一片藏居,而一条杂曲河绕城蜿蜒流过。可是等进了县委大院,放下行囊,站在人车马狗混迹的街道时,恍然觉得,自己仿佛真的是做了一回穿越,从2012年的北京城,一下子穿越时空,穿越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中国。一座县城,犹如一个中国北方的大集镇,十分钟可从东走到西,尘土飞扬,流浪狗一群一群的,悠然走过,唯有那语言不通的康巴兄弟,露出洁白牙齿,粲然一笑。

从那天开始,魏文强就决定在这片雪野苍莽之中蛰伏下来,像在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读硕士和博士一样,气沉丹田在康巴大地上读书三载,了解这里的民俗风情和宗教文化,做一个通晓治藏方略和政策的康巴“博士后”。

喝下“入伙”酒,融进青藏高原

杂多县委书记张晓军静静地观察着从北京来的医学博士能否融入这片雪域高原。每天早晨开饭前,张晓军书记总要与常委班子的成员一起,伫立在县委大院里,等着魏文强走出宿舍,一起就餐。

记得到杂多县的第二天早晨,天刚亮,刘伟部长就从一排房子西头的宿舍走过来。拿着红景天和高原安之类的药物,又怕吵醒了魏文强,就站在走廊上,等着他醒来。魏文强恍惚之中,觉得门前站着一个身影,可是怎么也爬不起来,直到九点了,他拖着疲惫之躯,步履沉重地打开门后,刘伟部长才走了进来,说,兄弟,没有睡好吧!快服点药。你先洗洗,张晓军书记和常委们,都在院子里等你一起吃早餐。

哎哟,抱歉!魏文强连忙收拾一下,赶了出去,只见张晓军和副书记、常委都站在清晨的冷风中等他呢。可是,魏文强一点儿食欲也没有。强忍着喝了一碗粥,饱了。桌子上的牦牛肉,连动一下筷子的食欲都没有。以后中餐和晚餐,全是开锅肉,水一开就食,吃完过后,出了饭堂门,就往东边百米之外的厕所门走过去,上吐下泻,不断地吐。吐了再吃,拉了还得接着吃,在这里,没有任何选择,仍然吃刚开锅的牦牛肉和山羊肉。一周之后,吃得让魏文强直摇头。

可是没有别的可吃啊。随后十多天,吃饭睡觉,成了魏文强融入青藏高原的最大障碍。

武装部部长杜军系老陕出身,听说医学博士同样与自己一样唱秦腔长大,怕他周日寂寞,在他入杂多的第二个周末,便以武装部的名义,请四大班子和北京来的两位副县长逛格仲草原,其实就是要让两位从北京来的挂职干部散散心,放松一下紧张情绪,以适应高原。

早晨太阳从唐古拉斜照下来,流淌着一条光河,撒在了格仲草原上的野花芳草之间,露珠滚滚,一顶顶白色帐篷升了起来,歌声唱起来,美酒喝起来,还有激荡的锅庄跳起来。

杜军身着上校军装,说一口地道的老陕话,他曾经当过玉树骑兵连连长,熟悉玉树康巴人家的风土人情,历史掌故。他指着辽阔的格仲草原说,兄弟,历史上这里是康巴二十五族部落的地盘,有两大头人,一个叫格吉,一个叫仲巴,民主改革前,雪山,还有牛羊、柴巴,都是大明皇帝赐给他们的,有千户长铁劵文书和印巴子。不过这一切,随着青藏高原的历史风云的激荡,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雪山皆成空。如今,空阔的牧场,两个部落的首领名字合二为一,取名为格仲草原。

朋友来了有美酒。悠扬的藏歌唱起来,沉雄的锅庄跳起来。那天是格仲草原上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一顶顶白帐篷之中,歌声不断,酒莫停,洁白的哈达,一次次地挂到了魏文强和金树森的脖子上,唱一曲敬酒歌,献上一条洁白的哈达,喝一碗青稞酒。四大班子的兄弟轮流上阵,从上午一直唱到下午日落时分,魏文强醉了,横在张晓军座驾的后座上,头朝下,扒出车窗大吐,而东北汉子金树森则伏在车头上吐成一团。

等两个人都吐完了,张晓军书记将他们再度请进帐篷,感慨万千,魏县和金县从北京远道而来,这是一顿“入伙”酒啊。虽然他们都醉了,但是喝得酣畅淋漓,大家都看见了吧,没有一点儿北京人的架子,人很随和,能够与大家融在一起。不是我们杂多人爱喝酒,而是这里高寒缺氧,晚上很冷,平日生活也很单调,只能靠喝酒唱歌来联络感情,酒喝到一定份上的时候,什么兄弟之间的话都能说了,现在通过喝酒,他们与我们四大班子融入一起了,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为他们的醉高歌一曲《美丽的三江源》……

到了第二个周末,财政局长土登听说魏文强睡不好,吃不好,在杂多又没有朋友,便主动请他到家里去包饺子。魏文强不解,土登说,我也是学医出身,不过是玉树医校。魏文强觉得终于找到一位同道了。在北京时,他也喜欢周日与夫人和儿子一起包饺子吃。

那天,当魏文强走进土登局长家时,他的夫人和女儿已经准备好刚杀的牦牛肉馅,等着他的到来。汉藏兄弟坐在氆氇上,一边擀饺子皮,一边包饺子。

等第一锅饺子煮熟,招呼客人落座时土登突然对妻子说,拿青稞酒来。

妻子一愣,因为有胃病,土登已经戒酒多年了,十三四岁的女儿也一愣,说,阿爸拉,你胃有毛病,不是早就对我和妈妈承诺过,不再喝酒了吗?

今天例外。魏县长从北京来,招待北京来的汉族兄弟,哪能没有好酒啊。

夫人和女儿会心地一笑,不再执拗,土登局长终于开戒了。

那天傍晚,喝到微醺之时,魏文强拨通了夫人张文丽和儿子的电话:文丽,我今天在包饺子吃啊!

夫人惊诧道,在哪里包?在馆子里,还是食堂里?

在康巴兄弟土登家中。

你有康巴兄弟了?

是啊!不止一位。魏文强得意地答道。

不一样的“门巴”院长

玉树州人民医院院长英年早逝后,一直物色不到合适人选,令地委书记旦科颇多怅然,环顾玉树,真有一点世无才俊的落寞。

有一天,旦科到杂多县巡视,县委书记张晓军给他介绍县委常委班子,谈及北京来的医学博士魏文强,旦科书记突然击节而歌说,有啦!

有啦?晓军书记一愣,问道,旦书记,发现什么啦?

人才啊!玉树州人民医院院长有人选啦!踏遍玉树无觅处,得来尽在澜沧江源头哦!魏文强就是州人民医院院长的最佳人选啊。

有人提醒旦科书记,魏博士是援青团成员、省管干部,你可不能随便动。

落到了玉树的地盘上,就是州里的干部。旦科“呵呵”一笑,人尽其才,归我所用。

可是,当魏文强作为一院之长,上班第一天,与新上任的院党委书记、康巴大姐才荣站在位于体育场的州人民医院平房和帐篷区时,一泓酸楚之泪簌然而下。眼前的场景,真有点惨不忍睹:板房区的州医院里,没有食堂,没有厕所,可谓食无居所,拉无出处。更惨的是,两排板房之间,中间的小路皆是沙石。晴天,护士站上氧气,数百斤重的氧气瓶子不能用车拉,只能两个护士抬,来回往复,一个月走烂了一双鞋子。而到了雨天,小径上洼了很多积水,尽是泥水,医生护士趟泥泞雨水而过,鞋湿了,裤管也被打湿半截,有的医生护士只好穿雨鞋上班,趟水而过。

那天,魏文强与才荣一个科室一个科室地巡查而过。看完之后,他仰天长叹:才荣大姐,这样的环境,已经坚持快一年多了!真不容易啊。什么叫牺牲奉献、什么叫榜样力量?我看就在这里啊!我们的医生护士也是灾民啊,他们有的住房坍塌,也有的亲人受伤,却坚持在第一线,不容易啊!我俩新来乍到,再不能愧对医院的员工啊。要干,就从眼前事情做起吧!盖食堂,修厕所。平板房间的小径也要硬化!他对全院员工说,我的手机24小时开着,我的门24小时开着,大家工作与家庭有什么困难,有什么苦水,尽管来向我倾诉、反映啊!

然而,要改观这里的工作环境,绝非一朝一夕之事。

魏文强在州卫生局局长和才荣书记的支持下,大刀阔斧地展开了改革,与北京大医院的规范、标准、管理流程接轨。在玉树州人民医院员工的记忆中,已经很多年没有发过奖金了。

魏文强将财务科长叫来——确有其事,只给领导发过工作辛苦费。

一线的医生、护士更辛苦啊,改!魏文强斩钉截铁地说,从今天起,我们的眼睛要向下,面向一线员工,按出勤率、工作量、服务态度和科室效益,进行绩效考核,把每个人的工作具体量化,干得越多,应该收入越高。都什么年代了,一定要杜绝干好干坏一个样!

于是,耽搁了许久的月奖、季奖、年终奖制度出台了,开始下发了,从医生到护士,从管理层到普通员工,一个月少则450元,多则一两千元,最高则可以拿到3000多元。

医院员工的脸上浮现出了笑靥,觉得这北京来的院长就是不一样。

魏文强第二招就是出重拳,治瘫治乱。玉树州医院有二百多名员工,正式在职的一百多人,可是每年竟然有二十多个人长期在外进修实习。住在西宁和内地,长期不归,而工资照样领取,福利照样享受,工作量却压到了别人的头上。他将医政科长找来,交代道,你分别给他们打电话,发函,不管有什么关系、背景,都得给我回来,不能长期呆在山下滞留不归。向他们讲清楚说明白了,愿意回来的,欢迎;愿意调走的,放人;愿意辞职的,我同意。

此招一出,十年之间逾期不归的,该回来的回来了,该调走的调走了,该退休的退休了,空出了名额和编制,补充了新人,鼓励了旧人,在医院引起了一片轰动。都说魏院长敢碰硬。

我最想抓软的!魏文强说,我任上两载,集中精力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抓玉树州人民医院的软件建设。他通过反复调查座谈,参照自己熟悉的中国医学科学院等多家医院的管理经验,一下子出台了一百多个管理规定、标准和操作流程,该细化的细化,该固化的固化,并作为范本操作执行。

冷风从指缝中划过,不知不觉间,冬天悄然而至,玉树大地落下了第一场冬雪,天地皆白。体育场的路上、台阶上,板房和帐篷前后落了厚厚的积雪,周一上班,魏文强就要全院出门扫雪。

才荣书记愕然,医生护士也面面相觑。多少年、多少代了,青藏高原下雪就下吧,任它去吧。

必须扫雪!魏文强突然变得不可商量,我们是医院,雪积深了,踩成冰道,要摔倒多少病人啊。

大家恍然大悟,继而肃然,继而油然心生敬意。

全院扫雪,路人皆投来敬重和赞赏的目光。玉树州人民医院真的变了!

这只是小变,玉树人民医院还会有一场脱胎换骨的涅槃,魏文强默默向玉树大地的誓言无声,他要将玉树州人民医院的医生护士送到省上和北京去实习、轮训。

在玉树采访时,魏文强告诉我们,第一批培训的60名医生护士,半年学习期结束,已经回到玉树,因为州人民医院还未落成开业,这60名骨干全都顶在玉树县八一医院上班,经过北京大医院实习和培训,就是不一样啊。

第二批什么时候去?我们问道。

已经去了啊。他如数家珍地说,等他结束三年挂职生涯时,可以将玉树州人民医院的员工在北京各大医院培训一遍。

门巴院长,不愧这个称号啊!

身兼五职,绝不空负

那天,在青海省强卫书记和北京市领导的见证下,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院长赫捷和青海第五人民医院院长吴世政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墨迹落定,意味着国家癌症中心将对刚转轨的青海肿瘤医院进行学术、技术和人才等全面的帮扶。

缘起于玉树大地震。灾难发生后,第五人民医院医生护士大部分推到救灾一线,救死扶伤,壮怀激烈,其壮举感天动地,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专门派出专家分队赶到青海,填补第五人民医院前抵玉树后留下的人员空白。那段时间,北京来的专家们服务态度、医治水平,令青海人民记忆犹新,成为一道风景。

当时,吴世政院长就有一个最大的心愿,让青海人民享受到北京最好的肿瘤治疗服务,请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专家定期来青海帮扶,他与赫捷院长一拍即合。赫捷当场承诺,援青,是最大的政治,我们会派最好的专家,三个月一轮换。

地震劫难刚过,中组部首批援青团名单就确定了。此时,吴世政已经被任命为省人民医院院长,仍兼肿瘤医院院长,那天他与省委组织部一位部长相聚时,问起援青团里有没有卫生部来的人。部长说有啊,一个是卫生部基建司的刘魁处长,挂职副厅长,还有一位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科研处副处长魏文强博士,挂职杂多县副县长。

首批援青团阵容强大,精英荟萃啊,102名罗汉上青藏。吴世政感叹,不过魏博士当副县长有点屈才了,他可是当第五人民医院院长最佳人选,人尽其用啊。

2011年的春节前,魏文强下山休假,特意到自己当副院长的青海第五人民医院看了看,然后说,我既然是副院长就不能白当。思来想去,作为青海的癌症流行病的空白点,就从青海省藏区肿瘤发病死亡调查做起吧。做好了,等于填补世界医学的空白,这是一个大课题啊。

这是一个好主意。第五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梁兵啧啧称赞,可是从哪里入手呢?

先从肿瘤防控的队伍和网络建设入手,从肿瘤基础数据的收集做起。魏文强说,我找刘魁副厅长,请省卫生厅发文,把各州县和人民医院做肿瘤防控的专业人员召来培训,但不能一家独揽,疾控中心也要请来一起合作搞。然后,我们邀请全国各地的肿瘤专家来讲课。

这年的夏天,青海省卫生厅一纸文件下去之后,所属县医院和疾控中心统计有关人员汇聚西宁,由全国请来的著名专家上课。魏文强的号召力非同凡响,北京、上海、天津、广州等地癌症预防控制专家,不管多忙,凡请必到,诸多专家亲自带着当地医生,巡诊、查房,当场传、帮、带。魏文强也礼贤下士,亲自接机、送机,讲课之余,亲自陪着游览塔尔寺、青海湖美景,留下大美青海的美好记忆,一周时间,几乎一天一个讲座,而会议培训费则由老师乔友林从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流行病室培训项目协调而来。

初战告捷,一个起步最晚,在全国排名末位的青海省肿瘤医院一炮打响。

两个月后,魏文强再度出手,帮助青海第五人民医院策划了全国肿瘤登记工作年会,将全国肿瘤界的顶级专家都请到西宁讲课,为青海省肿瘤医院尽快融入全国同行搭建平台,再次深入培训青海肿瘤登记专业人员,逐步夯实全省肿瘤登记工作基础,将一个名不见传的省级肿瘤医院一下子推到了全国的面前,一夜成名。

会议落幕了,魏文强驱车沿唐蕃古道重返玉树,秋风四起,大吉切草原一片苍莽。车行至巴颜喀拉山,青色的大山惊现白雪皑皑,到了大雪山垭口,唯见雪风浩荡,经幡飞扬。魏文强叫司机停车,自己登上山巅,朝东北方向眺望,日月山、长安城、北京城,皆淹没在雨雪苍茫之中。一片历史的烟雨涌来,他仿佛看见文成公主的马队,还有那位背着行囊走进玉树的汉地苦行僧嘉那活佛的身影,浮现在眼前,他只是追随他们而来的一个行者。

青藏巍然,城垣般地崛起于世界屋脊,好大一片空山啊。离开北京前,董碧莎书记、赫捷院长要求魏文强站在人类医学一个更大、更高的平台上,来展开青藏高原肿瘤调查防治的课题,如今已经启动了,这将是一个世界性独一无二的医学选题。时间遥遥无期,结题不知何日。可是,他却迈着铿锵步履,往青藏高原那片医学的高地,踽踽独行。

责任编辑:MY1001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